屬於自己的

貼別人心靈雞湯文章或是任何書籍看到的內容,只是當時有感,但始終都不是你的,因為它們不是你體會出來的,即便有感也很快就會消失。 也許你只是想分享別人的體會給別人知道,也許別人跟你一樣可能有感,也始終無法成為他們的。 因此,如果你經常分享別人的體悟心情,無論愛情,親情,人生等等金句或是文章,基本上一點鳥用都沒有。 唯有在生活中真正認真覺察,體悟到的那些,然後練習寫出來,才永遠屬於自己的。 現在流行把別

Upgrade

這世界被設計的好逼真,但也許也不夠那麼精緻與準確。 在被設計出有限功能的五官與容易被沾染上灰塵的心之下,這個VR世界的設計,倒也真的就不用太完善。 我們決定了我們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的,是很累的或是很快樂的,很平坦的還是崎嶇的,不要怪這個世界給你什麼,它只是被動的給予,比較像是一台投影機投放120吋的電影,而我們就是那台投影機。 你是4k的,就投影出4k解析度的世界,如果你還是480p的人,你的世界

攝影大師們說

在攝影大師的眼中,這幾張是很成功的案例,因為把落日餘輝當成了風在拍。當夕陽西下的時候,風也停了。 攝影大師們剛才一起斜睨著跟我說,你不要假掰了,那攝影大師就是我。 要讓攝影作品有fu,不能老是只想要把風景拍清楚,有時候一點點模糊,帶上散景以及動感,會讓呈像更有詩意,詩意不就是我要的那種fu嗎? 每次爬大山時總是希望能多停留在光裡久一點,不過也因為限制自己不能背太重,只能帶一隻旅遊鏡18-135mm

活著就是活著

花以為它開出它自己喜歡的樣子,但其實那個樣子是它老爸老媽的DNA早就決定的。 它要不要讓蜜蜂與蝴蝶停在上頭授粉,是風決定的,它要不要美麗很久,是季節決定的,它想不想要那麼快凋謝,是雨水決定的。 那它到底有沒有自由意識,有什麼東西是能自己決定的,活著到底為了什麼。 活著為什麼一定要有意義,活著就是活著,我只是一個動詞。 它的當下剛才對我這麼說。

逆雪西40 翠池山屋

來了兩次翠池,山屋總是抽不到,所以其實我從來沒有進去參觀過,知道裡頭是什麼樣子,不過興趣也不是很大,大概百岳山屋裡頭都是那個樣子。 翠池山屋跟其它山屋最大的不同是,這個山屋是被高聳的玉山圓柏包含藏住的,像是它不可見光的情人,其它百岳山屋都沒有那種美麗的外套,多數是裸露在草原或是普通樹木的樹林裡的,以後如果有機會走馬博,馬博線的山屋也許也會跟翠池山屋一樣,秘密戀人到處都在。 遠遠的看翠池山屋,如果用

聽障人士湖心的模樣

去登雪山之前的星期六,做重量訓練爬七星山的時候,中途休息的時候遇到一個七人隊伍,跟他們打聲招呼,但發現這些人都不說話,才知道他們是聽障人士組成的隊伍。 因為我只會比我愛妳這種手語,其它的都不會,瞬間覺得我周圍有一個看不見的透明泡泡包在裡頭,感覺說話對於他們是一種不敬,後來我就安安靜靜的在旁邊喝水。 他們也沒打理我,互相比著一些我看不懂的手勢在聊天,我好像誤闖了另一種山,一個山裡的山,在第二象限中的

逆雪西39 翠池之夜

這次第二次來到翠池,搭在同一個地方,在一片圓柏林中。 在踢到翠池前我心中一直禱念,希望這裡沒有人搭帳,這裡是我的,不准有人跟我搶。當晚的夜很黑,在三千六百公尺的森林裡,什麼聲音都沒有。 帳蓬裡的燈光照不亮整個森林,但翠池的水面是一定刮分到了些什麼,要不然為什麼它的頭髮會分岔,露出了瓣瓣的心臟。

浮點運算溢位

午睡時在半小時之內作了四個夢,但印象中每個夢裡都是好幾天的場景,計算了一下,如果一個夢花午睡7分鐘,夢裡的時間是一整天好了,比例是1:205。 再計算一下,以我現在50歲來計算,如果這50年是夢境,我需要午睡89天,才能作完這50年的夢。 會不會我正在某個23世紀的太空船中,正在沉睡,太空船上的AI電腦製造出的虛擬中,過著這50年。 然後更可怕的是,23世紀中正在模擬21世紀的我,會不會又是28世

修腦

修心,其實是修自己的腦。 我們從小到大可能被塞滿了幾百萬個信念,觀念與習慣,我們以為我們是我們,但其實我這個自己,是我與「它們」的組合。 修自己的腦並不是把「它們」去除,只留下原初的我,而是把「它們」,去除掉「它們」絕對值,保持著變動的可能性,保持懷疑的態度,可以因地制宜,因時制宜,因物,因人,因事制宜。 所有的「它們」都是可變動的,我們被植入的貞操觀念,被植入的孝順觀念,被植入要努力功成名就的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