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琴

偶然把吹倦了的口琴閒置在風的缺口讓流浪的風兒說說話別再折騰那滄桑的記憶前方的思路沒有紅燈寬廣的道路築在風中,無限在天空,散步在暮色中翻飛的袖是鼓脹的笙蕭逸入的風逃不出我雙手掌紋的絲路 這暮色怕墜入人間稀釋了我的視線•••

天空的雲

天空的雲為什麼在山中長大而後飄洋過海落於他鄉,異國的土地我翻遍貼在天空的日曆找不到回答 愛著的女人為什麼,為什麼棄我而去獨自享受孤單把我放在牆外讓自己凍傷我思考,我心傷但找不到回答 妳帶不走藏在我心中的白雲一朵

站在風口裡的一雙芒草

在湖濱秋天那強迫的站立的便蹲成一雙芒草一支站著一隻蜻蜓的靈犀另一支是映在清流裡的一雙瞳孔那芒穗向著黑暗裡的頭髮上潑墨 這時候我便是其中的一隻蜻蜓我的雙眼涉水,思想涉水 (  如何能走出你佈置的意外相逢呢?   ) 我要吹皺,要敲打,要擊碎水上那堅硬,冰中之柔軟的皮膚(  月光以及月光的眼鏡,便與我偶然相遇與偶然錯過  &bull

在窗外

軟枝黃蟬帶來了夏天高高掛著的藍天帶來了秋天季節的變換總在不在意的時候在窗之外 窗外寬闊處超出了季節的振幅再過去就瞥見冬意的肅殺望見候鳥揹著倦意而歸去回歸窗外向溫暖的南方 在南方總有些頑皮的孩子拿著彈弓等待著牠們夏天的不幸臨幸•••

螢火蟲

人在公園,月光纏身海上的屋宇金碧輝煌左弦是熱鬧的天都右翼是參天的椰林我看到的一切均為妳而佈置不再有著市膾的人味 我在街燈亮處停下巡曳的腳步看見了妳擴散出人群鵝黃的光線占據著妳的身影 我得仰望,聽星星怎麼訴說我仰望著銀河,凝視著妳,妳是拖曳著長髮的路燈,妳動蕩不安,妳寂寞,妳祕密我窺探著妳,妳又是鉛立的夜色,又是無法捕捉的愛意我仰望著妳,妳是屬水的星球,花華無比的慧星妳是月光,發源於我,妳是奇蹟&b

打開窗

打開窗把自己租給蟬聲讓心靈處於被狩獵的高度去付出愛 窗外自由無需爭取美麗無需建造雁群無須牽引雲遊無須執照 而窗內是欲望的盤根錯節金錢的發源與枯竭n人情的買賣與兌現 我在藍天時有翅膀我在屋內時有雙足把心靈借給小草讓自己易於收藏夏天的露珠來獨享愛

夜眠記

腳步聲鏗鏘鏗鏘月光透過玻璃窗弄溼了雙眼禁錮了我的文章我得昏炫死去騙過這場美麗的化妝(  我夢見那善變的手勢  鐘聲已過十二響  靈魂已飄出舊的夢鄉•••   月光將淹沒我的不動的,不動的身驅,我得醒來,我得逃出這殺人的秋光•••  ) 鐘漏

秋夜

把自己的身體放在黑暗之中眺望天上的星星海上的船燈人間的煙火四周傳來青蛙與蟋蟀經營的寧靜我已厭倦了深夜的呼吸 我是被黑暗所歡迎的黑暗的一切我全然熟悉我用視覺取代我的觸覺聽覺以及嗅覺我伸出雙手來把自己郵寄給了大地 遠方有狗群急奔月光在解離悲涼的秋意從吠聲之中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