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千簷萬雨2022

馬桶識人之術

經常翻開來就是有人沒有把它沖乾淨。

有兩種人會這樣

1.沖馬桶時沒有勇氣不願直視自己的大便,先蓋上馬桶再沖水,沖水後便不再打開看看有沒有沖好,這種人是鴕鳥心態,生活中膽小沒有勇氣與擔當的人。

2.有勇氣看著沖完後但知道沒有沖乾淨,但不願拿旁邊的刷子刷乾淨再沖一次,這種人是自私的人。

這兩種男人千萬不要交往,前者沒有肩膀承擔生活與工作的風險,後者只愛惜自己,不可能團隊合作,工作上亦不能委以重任。

跟隨某人進入廁所觀察大便的事後處理可以看清楚一個人。🤣

#本日金句

#早餐用餐愉快🤣

#主管識人之術

寶貝阿罵同學

回到家開冰箱找東西吃的時候,看到大姐正在對養了17年的寶貝唸往生咒,牠肝臟有問題,抽積水很多次,快不行了。

大姐是修行人,剛問她剛才到底怎麼了,她說寶貝很痛苦來到她腳邊對她求救,才念經緩合牠的疼痛

曾經有想要對牠安樂死,但後來決定還是自然地讓牠走完這一回合的輪迴,寶貝透過靈魂靈體感應對我大姐說,牠需要往生被,我姐姐也準備好了。

牠不知道會在何時,在家中的哪個洞掉下去,然後結束牠貓星球樂園17年遊的一生。

寶貝阿罵同學,你下輩子可以作人了,不痛不痛的,加油喔。

獨攀的鴿子

早上出來買咖啡的路上,遇見一隻獨攀的鴿子。

獨攀的好處就是放野屎不用呼叫無線電叫前面隊友等待。

但壞處就是無法與隊友分享,能夠在高山大便舒暢的快感。

我故意走向牠,想跟牠說我的心情,牠沒有飛起來,開始陡下追趕自己去了。

我絕對值得

我絕對值得在這裡聽著

一籃子的蟬聲

爾後提著回家時

漏光了所有聲響

也沒有關係。

便意

早上突然間有便意,不動的時候倒還好,但是突然起心動念想走到廁所去的那個念頭一出現,直腸與肛門好似也知道了我思我想,便開始迫不及待想要放棄一切,我每走近廁所一步,它們一對哥倆好就得寸進尺,履履進逼,我怎麼能夠在辦公室裡拉屎在褲子裡。

要解決這種困境我只好站著不動,心裡想著我不想要大便了,說也奇怪,這哥倆好又聽到了我的決定,然後就不攪動了,菊花的門也從三指開成一指了,於是我往後退,假裝我不想大便了,順便跟老闆聊天分散它們的注意力,然後它們就被我騙了,完全地縮回去了。

但它們不知道我原來是想要以退為進,當它們完全放鬆的時候,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光速,衝進廁所,把門關上準備脫褲子的那瞬間。

它們發現了,它們知道我要大便了。

它們知道我一定要大便了,而且居然比第一次更加放鬆,開五指的速度簡直不用護理師在旁邊引導,這時我必須跟它們倆比速度,最後脫褲子與坐在馬桶上花了我七秒鐘,而這七秒大概也跑完了我的人生跑馬燈。

人生好難。

讓各位失望了,我在最後0.0083秒,貼近馬桶0.245mm高時,順利完成了釋放,並沒有拉在褲子上,我跟它們倆終於手牽手肩並肩,坐上了飛往天堂的座椅。

孤單不是虛無

孤單不是虛無,如果是空無一物的虛無,那就不是孤單,偏偏虛無裡頭,還帶有枯枝與敗草,廢墟與危樓,偏偏虛無裡頭還有殘存溫暖的火光,它一直在對黑暗騷癢,擾動你的眼睛。

孤單的人總說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用蟬翼來包裹自己的脆弱武裝,孤單的人總說要對自己更好一點,那只是因為已經沒有機會再對別人好。

孤單的人太容易透漏出自己的虛無,買的蛋總是有裂痕,在馬路上幻想要搶交通警察的槍,煮的麵重複性特別的高,說的話以為很多人在聽,對外頭嘈雜的鳥鳴感到安全,經常看J哥的廢文咯咯發笑。

https://umaya.blog

回到原點

那些不能說出的花
與說出來的花
都混合在一起
但幸運的
都共用了一種
光的語言。

————————–

寫作本身,就是想要說出那些不能說出,或是咀嚼那些已經說出,那是一種對我來說,非常深沉的欲望。

無論喜愛過爬大山,寫開箱文,熱愛攝影等等其它活動,最後還是會匯合到寫作來。

畢竟從15歲開始,我就這樣一直不間斷的寫作寫到了52歲,中間的37年,也遇到很多風風雨雨,即便這技能是無法賺錢的,我還是沒有產生一點棄筆過的念頭。

如果這不是我的天賦,什麼才是天賦。這些年來,我練就一種超強的寫作能力,就是看著隨便一張圖片,我就能寫出故事來,不看圖的情況會差一點,大概只能九成。

而且寫散文與寫詩都超快,只是想不想而已,有些人好好閱讀,會發現裡頭總是會有一點小幽默小樂趣,幻想力很強,這就是我天生的浪漫,我不想嚴肅地看待人生。我也極少引經據典,雖然名人說過的話很威,但我就是抵死不從,那種踩別人的話上去的文章我不想寫,因為我寫的也不賴,只是目前沒有名氣而已。

突然有這樣的感觸,是該回到原點了嗎。

阿湯哥與凱莉

很多人在分享這個before and after

其實讀了凱莉的人生故事,我覺得她比湯哥的更精彩。但人生怎麼可以用來互比,世俗的角度來看,一個是人生勝利組,一個是失敗的對照組,但真的是這樣嗎。

會分享的大概只在意晚年她的身形,尤其是女生分享的最多。

女人啊,總是會無意識的難為女人,一起都在努力幫男人物化了一個陪襯角色的女人,也默默的物化了自己。

心中的murmuring大概是這樣,女人永遠都是把自己想成了配角而不自知。

你看阿湯哥還是那麼帥

凱莉果然真得不值。

一個有獨立心靈心智的人,會察覺到這個圖其實是岐視, 她們應該覺得很生氣才是呢。

https://umaya.blog

人蚌好吃嗎

跟隊友騎單車不經意亂騎來到八里的某個淺海邊,有一個作過FBI的阿伯正在用鐵鍬挖著沙灘,激起我天生就有的好奇心,於是我走向前去跟阿伯聊起天來,因為隊友天生膽小,沒有太多探險的欲望,於是留她在岸邊等我。

我問阿伯你在挖什麼,他說了一個我沒聽過的台語,於是我往右邊他的小桶子去看,原來他在挖蚌,這種蚌不是孔雀蛤,但大小跟它差不多大,應該最長的邊也有十公分。阿伯說是聽別人說這裡有才來挖的,他的桶子大概有十幾隻了。

我問他你怎麼知道泥沙下哪裡會有,他說看表面泥沙可以看得出來,但我沒聽仔細眉角,我問大概要挖多深,他說約要30-50公分那麼深,然後我問怎麼沒有帶孫子一起來挖,應該爺孫一起來挖會很有趣。

阿伯說是自己挖來吃的,並沒有要拿來賣,也說這種蚌非常好吃,突然間我有了一點側隱之心。

當時是這樣想的,這些蚌好端端的在沙下那麼深的地方待著,等待漲潮海水淹起來,牠們會從沙下鑽到海床上,開始吃藻類,浮遊動物和魚食殘渣,牠們會開始作為一個天然的水質淨化器,等待海水退去,又鑽進深深的沙中,等待明天。

人類吃牠們並非是必要性的,只是好玩,又貪得免費,每一次鐵鍬砍下插入軟軟的泥沙中,有可能外殼被鐵鍬一下子砸破,在休息睡覺的牠們,就突然死了,沒有當場死掉的,可能驚醒的時候,就會在熱鍋上被熱醒瞬間就會死去。

當時心中曾閃過一個畫面,大概就是我在床上睡得正熟,有一個外星人突然從天空中插下一個大鐵鍬,挖破我的屋頂,差一點把我分成兩半,外星人就把我撈起來放在桶子裡,等我醒來時那一瞬間,我會聞到濃烈九層塔的味道,然候在一陣灼熱的強烈刺痛感後死去,外星人把我的屍體打開,撈出我的內臟,頻頻說著這個人蚌真是鮮美無比,絲毫沒有在意我,曾經也有過靈魂豐盛的一生。

這個畫面就這樣一閃而過,然後換了一個畫面,看到阿伯終於帶著一群孫子與一家人,在這個海岸上,看著鏟子與圓鍬此起彼落,一群人歡笑聲不斷,享受著天倫之樂的光景。

選自 千簷萬雨 https://umaya.blog

你辛苦了,對不起

每個星期四下午都要開一整天的部門會議,然後我的BU報告的時間通常只需要10分鐘,卻要塞耳機坐到晚上六點多,聽一些跟我無關的部門作報告,也無法作其它的工作,聽著別人在報告的聲音是無法專心做別的事的(除了發廢文)。

老闆希望我們不要只Focus在自己的工作上,也要瞭解與學習別人的業務,他出發點是好的,但是這不符合人性,正確的作法應該是一個部門報告完,換下一個,報完的可以去作別的事。沒有人會在意跟你無關的部門在報告什麼,每個人都只會想著表現出自己的performance,除非你想成為老闆的代理人。

雖然這種會議很無奈,但是無奈是有薪水的,本來我應該要覺得是賺到,但是這麼多年來,我真的不快樂,錢不是應該要在快樂中取得的嗎?

隊友有超能力可以隨時跟她的錢錢先生說話,它跟隊友第一次在空中見面時,它對她說的一句話,竟然是 ”我等妳好久了“。

我一直沒有跟我的錢錢先生說過話,如果有一天我能夠接得上它的頻率,對得上話,它大概長得像是一個小小的,愁眉苦臉的憂鬱老人。

兄弟,這麼多年來,讓你那麼不快樂,你辛苦了,對不起“,

這是我第一句想對它說的話。


文章選自 千簷萬雨 https://umaya.blog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