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有時並不是愛

保護有時並不是愛,保護有時只是控制,你想保護他,但其實你只是想要讓事情控制在你能掌握的範圍裡,只是想讓事情井然有序,你只是想要一個穩定的狀態,你想保護他,其實更準確的說法是,你不要給我亂。

我們有時很難識別,我們想保護別人的心,是保護自己,還是保護別人。

選擇權

愛從來不會遲到,有時晚了些,有時比你自己突然之間,想要好好愛自己了還來得更早。 宇宙總是慈悲的,只要你突然想到怎麼作了,它就會怎麼給你,有時候比你想要的還要多那麼一點。 就怕你還沒有想要作出什麼選擇,如果你決定還是躲在陰溝裡自怨自艾,宇宙只好嘆氣的如你所願,給你很多隻又大又肥的老鼠,讓你在自己砌出的,看起來很安全的法拉第籠子裡悲情個夠。 如果你決定你要變成一朵有驅光性的向日葵了,它就會給你陽光。

一定要用意念創造停車位嗎

#與我的人生隊友的心靈對話錄 那天我找到最靠近隊友家的一個小巷子裡,找到一個看起來不會擋到人進出,也不是紅線的工廠門口停好車,然後徒步去隊友家裡。 我們聊著聊著突然聊到了意念創造實相的概念。 我問隊友,像我剛才那樣找到車位,我也沒有沒有堅定的信念要去找到車位,沒有幻想著找到車位的美好,為什麼宇宙卻還是可以讓我找到車位。 隊友問我,如果你沒有找到車位你會怎樣,你現在找到車位心情如何。 我說,如果我沒

心想事成

我有自信我不會確診,跟我很害怕我會確診,這兩個信念是不一樣的。 當我們恐懼什麼事情,這事情必然發生,因為恐懼感的感覺發生,是時時懷想發生時的畫面,你時時刻刻在想像最糟糕的結局,你跟最慘的情況那麼接近,這對於宇宙而言,它會感覺你們是好朋友,就會把你們送作堆。 你會擔心,是因為它發生的機率很大,而且大腦時時刻刻都在為了發生而做好應急的準備,你的大腦已經模擬確診了千百萬次,它會勾勒出計畫,因為你預設了它

隊友一點都不像是商人

早上隊友還在進行付費的線上輔導課程中,明明時間到了,怎麼還沒結束,該吃飯飯了呢,這種超時服務已經 N次了。 我有時俗氣的問她,這樣會不會虧大了,她總是說她喜歡幫助別人,能夠幫助別人走向更好的人生是她的人生志業,她沒有一點損失自己珍貴時間的感覺。 隊友一點都不像是商人,有時我會感到很慚愧,怎麼可以用世俗的眼光看這種服務,只把它當成商品,我相信沒有一個心理諮詢服務可以像她一樣用心在幫助別人。 打到這裏

有時像變形蟲

有些事情,是永遠也無法事前準備好的。 情緒真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有時像章魚,有時像水母,有時像蛇,有時像老虎,有時像蚱蜢,有時像螞蟥。 有時像變形蟲,有時像水螅,有時像溫馴的貓。 可以當成禮物,也可以當成毒品,可以當成恩典,可以當成翅膀,可以當成河流,也能當成一朵雲。 它們多數是獨一無二的,三不五時就來一次,比女人的大姨媽還煩,比男人的大姑丈還吵。 有時我們可以當一個很厲害的馴獸師,讓情緒化為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