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無有恐懼

自從搬來爸媽家之後,在房子後方養的一隻烏龜,一直沒有好好的跟牠說話。

正在曬著和熏陽光的牠看到我的時候,迅間就把長長的脖子縮了回去,就好像受過很多傷的人,本來勇往直前,一見任何不如預期的風吹草動,就縮回了洞口,我們以為我們是那麼勇敢的面對了過去,但似乎對於不再脆弱這件事,並不是那麼真的堅定與理解了,烏龜同學慢慢又把頭伸了出來,在我特意躲得遠遠偷看牠的時候,不過已經經過很久很久了。

我跟牠不同,我會一直把頭伸出來曬著陽光的,對所有刀光劍影再也無有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