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的時候,陽光會以指數型的速度,從東方瞬間以不及掩耳的速度鋪蓋過來,高山箭竹會從棕綠色,從深紅轉成金黃,合歡東峰首當其衝,隨著太陽上升而又轉成翠綠。

隨著谷地的地形變化,每一種顏色其實都不太肯定,顏色與顏色之間的變換比較像不斷螁去的殼,蝴蝶拷貝著蝴蝶,光覆蓋著光,而我們的眼睛就像一隻若蟲,從我們出發,從合歡東峰向陽面完全轉換成翠綠色結束。

越來越熱了,我們開始脫掉外套,最好的說法是,我們也是蝴蝶的一種,褪去黑夜的羽翼,開始要飛了。

小奇萊下方有一個黑水塘,這裡的水塘似乎終年不枯,它比較像一個腰部的天井,摩擦著每一朵飄過的雲,永遠練著小奇萊自己的核心。

http://umaja.blog 千簷萬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