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遠的距離,是一個人真正能夠從童年以來,撥開插在身上的箭竹,抵達自己真實靈魂的距離。

但是到達成功山屋的路上並不需要如此費力,不一會兒,後方遠山的主體從合歡東峰換成合歡北峰之後,就已經快到抵達了。

我的135mm鏡頭並沒有放過畢羊縱走會經過的鋸齒連峰,也沒有忽略偉大的中央尖哥。

三年前第一次走這條路線,到成功山屋前有一個陡升與陡降坡,還記得已經氣喘呼呼,而這次我卻像散步一樣,穿過不感興趣的黑水塘山屋直接來到了成功山屋。

我想,這就是成長。所以第一段需要改寫,世上最遠的距離,是一個人真正能夠從童年以來,撥開插在身上的箭竹,經過不斷努力,輕鬆抵達自己真實靈魂的距離。

因為下一個階段我們就要開始重裝直上奇萊北,而先前調查過今天的目的地月形池有水,所以我們這一隊並沒有在山屋旁的小溪流補水,這就間接造成了我與熊大隊友在第二天半夜迫降在箭竹林裡的苦果了。

http://umaja.blog 千簷萬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