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在先前遇見另一隊也要往奇萊東稜的山友也慢慢上來奇萊北峰了,我們要爭取好的營地,所以先行起程下切200多公尺,往3330峰前進,但並不是攻頂,只是腰繞它,從奇萊北峰頂到月形池約1.5KM,所以很快的我們就在柳暗花明處,看到了非常美麗的月形池谷地。

月形池顧名思義,就是看起來像月亮的池,不過正確的月相名稱應該是娥眉月或是殘月,但是我覺得比較像太極圖。我們遠遠的看著它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時候,並沒有帳在附近,附近此時隊友大叫一聲,有水鹿,有水鹿在池邊!,我們的心情突然之間變得興奮起來,隊友很快的衝下山坡,我則在山腰下切的地方坐下一陣子,慢慢欣賞著它的美好。

慢慢的我也下切到了營地,因為一群維大利生物們的到來,鹿群慢慢的聚集到了我們的帳附近,搭好的時候,幾隻鹿已經包圍了我們,牠們完全不怕我們,只是在我們帳邊約四五公尺外徘徊,最近大概可以接近到三公尺左右,這是我距離兩年前的能高安東軍之後,與野生鹿群最接近的一次了,如果要看水鹿,這裡真是一個好地方,不需要去能高才能看到水鹿了。

能開帳就看到水鹿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我們跟野生高山大型動物能夠和平地共處,這種感覺是在動物園看到圈養的動物截然不同的,那是一種心靈與生命的悸動,牠們就一直在這裡,而我們只是過客。

水鹿們越來越多,從不同方向的山坡一直聚集過來,最後,一隻俊俏的公鹿出現了,牠是這個家族唯一的一個真男人,希望牠能帶領這個母鹿群,在這片自由的草原上,一直生活下去。

玩水鹿最後的高潮就是餵食秀了,我的維大力似乎很給力,五隻母鹿願意舔食我尿在草上的金黃色液體,人參液被喝著的感覺真好,慢慢的,另一隊山友也來了,水鹿更多了。

月形池的水還算可以,但因為有幾隻水鹿下去玩水,水質突然感覺不太好,加上Day2會在太魯閣大山下的三叉北鞍營地搭帳,下切會有活水,所以我取水不多,也擔心我的濾水器會塞住,所以只用頭巾反折多次來濾水再煮沸。

煮完了晚餐,剩下的水用作明天day2的行動水,因為水質不太好,我並沒有煮太多水,回憶當時我最多只準備了兩公升,day2到營地只要省著用應該還好,結果這個錯誤判斷,造成了隔天迫降在箭竹林裡的悲劇,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了。

夜色慢慢來臨,我們提早就寢了,明天三點起登,鹿群們的眼睛已經準備好發光,等夜半有人跺步到草原邊緣解放的時候,一撲而上。

http://umaja.blog 千簷萬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