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不敢教的

從小到大,學校只會教我們如何賺錢,培養如何辛苦努力賺錢的優良情操,但並沒有教我們愛。

如何愛人,如何被愛,如何愛自己,如何愛眾生,如何覺察生命的本質,這些才是我們來到這人世的功課,會賺錢只是穩住基本盤而已,能被教的,能google到的,都不那麼珍貴。

學校只教我們賺錢的技能,還有一個陰險的考量,在金字塔頂端的那些人,只想要我們變成了有用的奴才,形成集體的勞動力,好維持他們在頂端的權力與享受。

他們怎麼可能教我們覺醒,教我們愛,因為覺醒的人,不會把工作當成生活的重心,不會100%努力工作,因為工作只是為了賺錢,不是人生的目的與任務,只要覺醒的人越多,勞動力就會變少,他們在頂端的優渥生活就會瓦解。

其實我們都被制約了,別人努力時你突然覺醒,不想那麼努力了,你就會越來越窮。一個人銬著一個人,集體沉淪,變成好棒又好用的奴才而沾沾自喜,以為這是職場帶給我們的成就與肯定。

我在二十歲時我就懂這個集體洗腦的鏈鎖機制了,寫了這首詩。

人潮之中

他給我推著你的力量

他們又推著他

迫我一個如斯安靜的僧者

成為你的負載

沒有一個人的背後沒有別人

讓你到我身邊來

一起來被安排著

安排別人

這整齊的秩序一向如此

我們總是有罪,成為前者的影子

這影子總是零亂,一向如此

其實可以擺脫這個鎖鍊的,隨時隨地都可以開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