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障人士湖心的模樣

去登雪山之前的星期六,做重量訓練爬七星山的時候,中途休息的時候遇到一個七人隊伍,跟他們打聲招呼,但發現這些人都不說話,才知道他們是聽障人士組成的隊伍。

因為我只會比我愛妳這種手語,其它的都不會,瞬間覺得我周圍有一個看不見的透明泡泡包在裡頭,感覺說話對於他們是一種不敬,後來我就安安靜靜的在旁邊喝水。

他們也沒打理我,互相比著一些我看不懂的手勢在聊天,我好像誤闖了另一種山,一個山裡的山,在第二象限中的山。

他們聽不見山裡的風聲鳥聲蟲鳴與雨聲,他們登山時只會聽見自己的聲音,這讓我想起多年前我獨攀北插天山的經驗,一路上蟬聲蟲鳴鳥囀,直到爬到東滿步道上的某一小段山路上,突然完全無聲,感覺進入了一個泡泡結界之中,那時我聽見了自己心跳的聲音,心跳就像是幫浦,一直在打氣充滿,但其實並不會滿溢出來,我真喜歡那種充滿而又不滿的感動,一個完全沒有漣漪的水塘。

那次的經驗或許埋下了我現在想要登山的一個種子,而我突然也體會了聽障人士的湖心的模樣。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