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

昨日出現的那片月光的湖畔
如今只剩這一片必須的記憶
多少彩色的幻想情事
那不是身前  並非身後
那是身外了
哪兒還有湖泊
有天鵝歇我的家居

昨日飛揚在耳際的那些言語
已不能吹笛
引妳的蝴蝶到我的水裡來

除非
蛹想起了它的後世
白雪片的羽毛融化了
我心靈已凝結的魂魄

留言